<code id='7awzf'><strong id='7awzf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i id='7awzf'><div id='7awzf'><ins id='7awzf'></ins></div></i><dl id='7awzf'></dl>
      <span id='7awzf'></span>

      <ins id='7awzf'></ins>

        1. <i id='7awzf'></i>

        2. <tr id='7awzf'><strong id='7awzf'></strong><small id='7awzf'></small><button id='7awzf'></button><li id='7awzf'><noscript id='7awzf'><big id='7awzf'></big><dt id='7awzf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7awzf'><table id='7awzf'><blockquote id='7awzf'><tbody id='7awzf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7awzf'></u><kbd id='7awzf'><kbd id='7awzf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7awzf'><em id='7awzf'></em><td id='7awzf'><div id='7awzf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7awzf'><big id='7awzf'><big id='7awzf'></big><legend id='7awzf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fieldset id='7awzf'></fieldset>
        3. 王朔偏愛的老炮兒導演,六年瞭終於等到他的新片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1

          本文由娛樂(niuhzan.com)整理發佈

          文 | 人骨收集者

          王朔曾經這麼說劉奮鬥的處女作《綠帽子》

          我特喜歡。歐洲左資派是東方窮人天生的同情者,也是暗暗希望窮人有尊嚴地活著,在道德上和他們保持一致。《綠帽子》是試金石,有誰不清楚自己是不是中產階級,看那個片子就測出來瞭,出來喊臟,覺得大受冒犯的就是。

          《綠帽子》本來也是改編自王朔的小說《橡皮人》,因為很喜歡這部電影,所以在劉奮鬥拍第二部電影的時候,王朔就把自己的小說無償提供給他,然後就有瞭當年提名五項金馬的《一半海水一半火焰》。

          除瞭當導演,劉奮鬥編劇的不少電影,我們都很熟悉,像是張楊的《洗澡》和《飛越瘋人院》,又或者是張一白《開往春天的地鐵》。

          《綠帽子》

          曾經有位記者去采訪劉奮鬥,結果是跟他,還有王朔窩在傢裡看瞭一整宿的電影。那位記者寫到說,劉奮鬥的電影,總是打著「樣片」的字幕,似乎永遠都在未完成的狀態。那是2013年。

          這個「未完成」一等,就是六年。

          如今,劉奮鬥的新片《冠軍的心》,終於要在6月14日上映瞭。

          這是一個拳擊手的故事。拳擊運動員譚凱(楊坤飾)在拳臺上可能會被打倒,但他絕不會認輸,而是會努力抓住一切機會。

          一次意外,拳臺奪走瞭譚凱相識多年的兄弟王耀,打擊之下,譚凱選擇退役離場。而在後來的偶遇中, 他得知王耀的心臟移植到瞭女孩麗川(夏梓桐飾)的體內,為瞭讓麗川能順利進行第二次心臟手術,也為瞭讓王耀的心臟能繼續跳動下去,譚凱決定重返拳壇。

          然後,重新站上拳擊臺的他發現,自己已經遠遠沒有以前能打瞭,贏……似乎成為瞭一個遙遠而艱難的目標……

          在預告片中我們也能看到,譚凱在拳臺上,確實隻有被打的份兒。這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他已經人到中年,度過瞭拳手的黃金時期。

          《冠軍的心》

          拋開譚凱這個拳手的特殊身份,他的困境,其實象征瞭大多數中年人會遇到的問題。

          比如在決定人生命運的十字路口,做出瞭當時覺得正確,但之後卻追悔莫及的決定。又或者是進入瞭人生的瓶頸期,空有一顆想贏的心,卻力所不及。

         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,譚凱回歸拳壇的這個設定,其實也就像是劉奮鬥多年沉淀以後又拍新片的「回歸」。人物和作者,也在這個層面上達到瞭一致。

          熟悉劉奮鬥作品的人可能註意到瞭,《冠軍的心》裡,又出現瞭王耀和麗川這兩個人物。

          要讀懂劉奮鬥,必須從這兩個人物開始。

          劉奮鬥的主要作品裡都有這兩個角色。《綠帽子》裡,故事就從王要打算去美國找女朋友麗川,甚至為此搶銀行開始。

          《綠帽子》

          去機場之前,他在小賣部給麗川打瞭一個越洋電話,才知道麗川在美國已經有人瞭,他被戴瞭「綠帽子」。他之前「英雄」般的搶劫、對未來的規劃、對結婚的幻想,其實都是笑話。

          而在《一半海水一半火焰》裡,王耀又成瞭一個詐騙犯,靠和姑娘勾結,仙人跳嫖客斂財。而麗川則是他偶遇的一個單純女孩,王耀把她拉入到自己的團隊裡,卻給麗川造成瞭毀滅式的打擊。

          有意思的是,麗川這個人物,在《綠帽子》中,基本隻以聲音出現;而在《一半海水一半火焰》裡,她和王耀雖然相愛,也並沒有在一起。

          《一半海水一半火焰》

          王耀和麗川這兩個符號化的人物,是劉奮鬥想要探討愛情意義的載體。

          於是到瞭《冠軍的心》這裡,像是某種對應,王耀的角色似乎是「缺席」的,但他卻以另外一種方式,以最終極的意義和麗川「在一起」瞭,也算是彌補瞭《綠帽子》和《一半海水一半火焰》的遺憾,給這兩個人物的關系畫上瞭句號。

          不過,除去王耀和麗川這兩個角色之外,劉奮鬥此前的作品裡,還有一個貫穿始終的主題。要說這個,就不得不提到查建英那本《八十年代訪談錄》。

          《綠帽子》

          這本書采訪瞭很多在八十年代引領一時的文化名人,北島、阿城、陳丹青、田壯壯,等等等等,也采訪過劉奮鬥。

          但後來,這段采訪內容並沒有出現在最後的成書裡,因為劉奮鬥拒絕訪談刪改內容。

          所以到現在,我們也沒法知道劉奮鬥到底說瞭些什麼。

          不過,後來梁文道在《我讀》裡,談到瞭劉奮鬥在那次訪談中說到的一些內容。

          《一半海水一半火焰》

          他在那次訪談裡說瞭這麼一段話——

          中國足球隊的水平其實也正是我們今天中國文化界、思想界、藝術界的水平……但是為什麼大傢都瞧不起中國足球,卻沒有很瞧不起中國文化藝術呢?那是因為中國有句古話「文無第一,武無第二」,整個行業容易被遮羞,不像足球死得那麼難看,立刻見真章。

          能這麼直接地諷刺中國足球和中國文化界,真的特別老炮兒。

          這種老炮兒式的諷刺態度,也被貫穿在瞭劉奮鬥的作品裡,我們甚至還能在不少他編劇的影片比如《洗澡》中也看到這個主題,他在用有些離奇的、黑色的甚至是夢幻的故事,來諷刺中年男性群體的焦慮。

          《一半海水一半火焰》

          這種焦慮又大致可以被分為兩個層面,一個指向「身體焦慮」,另一個指向「精神焦慮」。

          《綠帽子》裡,前半段的故事是王要搶銀行,挾制瞭小賣部老板娘以後,和警長老崔對峙。

          後半段的影片就是老崔的故事。因為「無能」,老崔的老婆明目張膽地和別人出軌,跟王要一樣,他們都是被戴瞭綠帽子的人。

          《綠帽子》

          但老崔和王要的狀態又有微妙的不同,老崔無能的狀態,直接代表瞭中年男性的身體焦慮;而王要和女友分隔兩地,成長明顯不同步的狀態,則代表瞭這個階段的男性會常有的精神焦慮。

          《一半海水一半火焰》裡,王耀做仙人跳工作詐騙的那些嫖客,也是身體焦慮的男性;而作為欺騙者的王耀自己,自然也始終無法對一段關系產生信任、或者真正進入其中,這是他的精神焦慮。

          《一半海水一半火焰》

          如此看去,以前曾經分開、在不同群體身上展現的身體焦慮和精神焦慮,則在《冠軍的心》中的譚凱身上得到瞭重合。

          失去隊友的心結、想要贏的心情,是他的精神焦慮;而拳擊硬碰硬的動作設定,譚凱要面對自己老去、體力不濟等現實,則是身體焦慮最直接、外化的體現。

          當你看到他在拳臺上被打得滿臉是血,也依然要站起來的堅持時,你就能明白這種身體焦慮。

          而之所以支持他不斷站起來的,是在重返拳臺前後關於贏的不同心情。

          《冠軍的心》

          以前,他是為自己;而如今,他想要贏的心情背後還有其他人。

          這份精神焦慮,也因此走出瞭個人的局限性,有瞭更廣泛的指向。

          劉奮鬥片場指導楊坤

          所以,譚凱比劉奮鬥之前鏡頭下的任何一個人物,都要沉重復雜。

          而《冠軍的心》,也會比劉奮鬥之前那些作品,對「中年焦慮」這個詞有更接近本質的解讀。

          它應該也像《綠帽子》那樣,是塊試金石,檢測的,是每個人都會面臨、都不得不去處理、並嘗試與之共存的中年焦慮。